海口私人调查:出轨老婆和她的情人要我放手
发布时间:2020-11-19
 我回到长春的那天,她父亲请我吃饭,谈了很多公司的情况,也说了很多家里人说的话。我挺高兴,似乎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同。她是后回来的,见面的那一刻,她的态度异常冷淡,我的心又一下子沉下去。
 
  当晚回到家,我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别问了,你放了我吧!”“什么呀?什么叫放了你啊?”她固执的冷漠和含糊的回避让我又急又气。但她还是什么也没说,在分别了几个月后,我回家的第一天,她紧贴着墙,背对着我躺下了……
 
  第二天,她主动约我一起吃饭,说要好好谈谈。那顿饭我们吃了好几个小时,但更多的时间我们俩都沉默着。她偶尔开口却还是那句话:“你就放了我吧,我们把手续办了吧……”但对分手的原因还是只字不提。因为她没说出什么理由,我也没有答应,最后她只好说,那就别谈了,先放一下吧。
 
 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,她突然说有点饿,于是我陪她去楼下的一家小店吃烧烤。可是吃到一半的时候,她接了电话就出去了。我以为她去了洗手间,也就没太在意,可她再也没回来。我给她打电话,她说有事,还得几个小时。整整4个小时后她才回来,我问她去了哪里,得到的只有硬邦邦的两个字:“有事。”
 
又一个晚上,直到很晚她都没回来。我问她回不回来了,她没回答,只说自己喝多了。我努力忍耐着,问用不用去接她,她用一种非常不恭的语调说,那你就来吧!于是我去了那家练歌房,推开那间包房的门,她和一个男人正在里面喝酒,只有他们两人。
 
 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喝多了,见我进去,她眯着眼看了看我,什么也没说,然后接着往自己的杯里倒酒。我把杯子拿过来放到一边,然后拉她走,那个男人却站起来,让我坐下来喝杯酒谈一谈。我说:“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?我认识你吗?”我拉着她回了家,憋了一肚子火,想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,她进门就冲着墙躺在了床上,把头死死埋在枕头下一言不发……
 
  上个月的一个周末,他们来找我,她也让我跟他们一起出去,说一起喝点酒谈一谈。呵呵,这个世界简直太荒唐了!
 
  但我还是去了。后来在酒吧里,她完全不理会我,一直和那个男人拥在一起跳舞。我再也受不了了,冲上去拉她跟我回去。我攥着她的手腕,他们停下了脚步,却谁都没有动。我们站在酒吧中间的舞池里,默默地僵持着,我的眼睛里在往外喷火!
 
  她用同样憎恨的眼神跟我对视了一会儿,突然甩开我向外走去。我追上去拉她回家,那个男人却从后面将我拖住了。我所有的愤怒都在那一刻爆发,我发疯似的喊着,让他放开我,他却依然死死地拖住我,而且无耻地说:“她已经不爱你了,真爱她的话应该是你放手!”我气疯了,天底下竟有这么无耻的人!我一边拼命地挣脱他,一边抬起腿向他狠狠踹了两脚。
 
  这个时候,一直向前跑的她突然折了回来,同时冲上来狠狠地踹了我两脚……那一刻我呆站在那里,浑身都麻木僵硬起来,整个人却又似乎异常清醒,心,清醒地痛着,并在这种疼痛的灼烧下,渐如死灰……
最后他说,他前几天刚刚跟岳父把整个过程谈了一下,老人自始至终沉默着,最后只能无奈地长叹了一声:“唉!你们夫妻之间的事,还是你们自己去解决吧……”他说他深知老人的为难,也并不是想要个什么说法,只是觉得这些应该让老人知道,“毕竟,大家曾经是一家人……”这句话里满含的伤感,是那么深那么重。他说公司的一切他已经交接完了,尽管她的家人一再挽留,但他觉得,已经不必了——毕竟他要的已经不在了,那么又何苦守着那些痛苦的虚无呢?我问他下一步有什么打算,他说要先把孩子送回老家的父母那里,然后到南方去打工。“只能这样了,毕竟,一切都得重新开始啊!”
 
  上个周末,刚刚看了央视一档谈话节目对一位嘉宾的专访,这位嘉宾在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一连串意外的重大打击,但他在节目中始终表现得很乐观、很坚强。他说:“我正在重新开始。很多时候,我们都需要重新开始,因为人活这一辈子,不一定什么时候会突然碰到一些磕磕绊绊、沟沟坎坎。
 
  摔倒了怎么办?你不能老是躺在那里,你总得爬起来,继续往前走;继续往前走,你才能重新赢得一些东西……我们可能辛辛苦苦建立了很多东西,但这些东西很可能在某一场灾难中顷刻间失去。怎么办?你只能选择坚强,因为除了坚强,你没有第二条路可走,也只有坚强,你才不会一输到底……”